登录/注册
分享到

和任正非喝下午茶:2万字的实录精华都在这里了

财经小姐姐2019-06-176188浏览

和华为创始人任正非喝杯咖啡是种怎样的体验?

6月17日下午2点的深圳,任正非和与《福布斯》著名撰稿人乔治·吉尔德和美国《连线》杂志专栏作家尼古拉斯·尼葛洛庞蒂进行了长达100分钟的对谈,主题是“A Coffee With Ren”。

关于任正非和咖啡,有个小故事。2014年任正非在和上研专家座谈会上的讲话时,曾提过“一杯咖啡吸收宇宙能量”。他鼓励华为的科学家们到外面喝咖啡,把技术思想传播到博士和准博士这些未来的“种子”里去。

不过今天他们杯子里的,不是咖啡,是茶。

比起喝咖啡,品茶有了“尝尽烟火阑珊,方能洗尽铅华、明心见性”的意味。今天这场跨越中西的会谈,像一场西方咖啡文化和东方茶文化的碰撞,不仅仅是中西对于未来的眺望,也是迈进数字世界中西方的一次重要握手。

对于两名与他对话的思想巨头,任正非评价,乔治·吉尔德给《价值为纲: 华为公司财经管理纲要》的黄卫伟写过序言,“我读了《价值为纲》序言,英文版的序言写的非常好。我非常崇拜他。”

而尼古拉斯·尼葛洛庞蒂曾是乔布斯的老师,任正非透露,今天自己也拜他为老师,“我现在是乔布斯的同学了。”

100分钟的交流和谈话过后,以下是商业范儿整理精编的对话亮点:

1、华为现阶段的问题是技术问题还是文化问题?

乔治·吉尔德:从我的角度来说,我认为美国目前正在犯一个非常大的错误,用一些不正当的行为来禁止华为的业务,这将重塑整个网络的格局或者说让整个网络崩溃、瓦解,让人与人之间彼此不再互信。而这些技术的问题本身是华为能够解决的,这并不是一个政治性的问题。

尼古拉斯·尼葛洛庞蒂:我更认为我们目前面临的问题是文化上的问题。我们所同意的就是美国目前正在犯一个非常大的错误,首先把华为作为对象。其实我曾是摩托罗拉董事会成员,过去华为和摩托罗拉建立合资企业,我们开放信息和技术,不仅仅重视商务贸易上的合作,更关注的是知识,更多考虑的其实是人。

只有人保持开放,我们才能够彼此互建,互信,这是我所关注的一个首要的点。我觉得世界应该更多开展协作,而不是目前这个阶段在科学领域进行敌对。世界应该以和谐为基础。

任正非:我觉得人类社会最主要目的要创造财富,使更多人摆脱贫穷。社会一定是要合作共赢。每个国家孤立起来发展,在信息社会是不可能的。在工业社会时是由于交通问题、艺术问题形成了地缘政治和地缘经济,一个国家可以单个做一个缝纫机,做一个拖拉机,但在信息社会,一个国家单独做一个东西没有现实可能性的,国际上一定走向开放合作。

只有开放合作才能赶上人类文明需求,才能够使更低成本让更多人享受到新的技术带来的福祉。所以我认为从根本性的问题来说,我认为人类社会还是要走向共同合作发展,才是一条真正的道路。

经济走向全球化,应该是西方先提出来,我们认为这一个口号是非常正确的。但是全球化的过程中,会有波澜。这个波澜出现以后,我们要正确对待,是要有法律、规则来去调节和解决,而不是采取一种极端方法。人类文明,往往是科学家有了发现,政治家有了强力的领导,企业家有了一定的创造,全人类共同努力形成新财富。

2、没想到美国打击华为的决心如此之大

任正非:美国公司是富有道德良心的,我们过去三十年发展,没有离开世界上所有先进发达公司对我们的支持与帮助。我们现在受到一些挫折,不是发自他们的本心,而是发自一些政治家对事物认识的不同看法。

华为曾经意识到,公司发展的很快很高的时候,会有市场上的竞争、矛盾……但没有想到美国打击华为的战略决心如此之大,如此坚定不移。

同时我们也没有想到美国打击我们的面如果宽泛,不仅打击零部件不能供应我们,我们不能参加很多国际组织,我们不能跟大学加强合作,我们不能私有美国成分任何东西,我们甚至不能给美国有这些成分的网络链接。我们要做公有云情况下可能慢慢变成私有云。但我们认为这些东西是阻挠不了我们的前进步伐。

3、预计未来两年华为减产30%

任正非:我们先前没有意识到有这么严重。我们是做了一些准备,就像一架烂飞机一样,我们保护心脏,保护了油箱,没有保护其他的次要部件。所以我们未来两年公司将减产30%,我们估计会下降300亿美金,这样在今年和明年,销售收入都会在1000亿美元左右,2021年我们可以重新焕发勃勃生机,重新为人民社会提供服务。

因为这两年我们要进行很多版本的切换,这么多版本切换需要时间,而且需要一个磨合,需要一个时间的检验。当我们走完这一步我们已经变得更坚强。

我们以前不坚强的时候,都要加强跟美国公司合作,我们更坚强以后为什么不跟美国公司合作呢?我更不害怕使用美国的零部件,也不害怕使用美国要素,也不害怕跟美国任何人合作。但是也有可能有一些公司没有我们这么强大,可能就很谨慎的使用美国要素,这对美国经济会造成一定伤害。但我们不会,因为我们很坚强,我们是打不死的鸟。

4、华为百分之百没有后门

任正非:网络安全和信息安全要作为两个问题分离开来说。因为网络安全是整个担负人类社会链接这个网络,不能随意瘫痪,不能随意出现故障。大家知道65亿人要连接起来,而且数千万家银行要链接起来,数万万家中小企业,大企业要链接起来,银行的转帐,在65亿中随便跳跃,一定要转到这个人帐上,而且不能少一分钱,否则这个网络是有问题的。我们公司已经担负为人类三十亿人口进行链接,包括银行给每个人转帐,所有的东西链接。30年在170个国家证明我们网络是安全的,没有怎么瘫痪过,网络是安全的。

信息安全我们提供是一个管道,还有一个水龙头,我们的终端比成水龙头,连接的网比成管道,里面流水还是油,这不是管道公司责任,这是运营商和内容提供商责任。但我们公司有没有后门?百分之百没有后门的。我们愿意跟全世界国家签订无后门协定。

为什么签订不了呢?是因为这些国家提出来所有网络设备提供商,所有网络上签订这个没有后门的协定,通过难度大。为什么不先跟我签呢,有一个榜样拿我这个范本跟别的人谈。

5、科技一旦脱钩,没有人是赢家

乔治·吉尔德:如果纵观历史的话,能够看到美国是一个现行的技术大国,它正在受到后起之秀挑战。比如说中国这个挑战,而美国希望能够完全打压中国的种这行为是自杀式做法我经常会说美国政府需要和华为达成协议,需要解决现有我们在全球面临挑战,因为我们现在已经不再是半导体领域绝对领导者了,我们没有办法使用目前半导体领域一些优势去让他们能够同意我们协议。我们不再在半导体领先,因为中国台湾地区在半导体目前领先,苹果新的CPU现在都是在中国台湾地区生产的,所以从这个角度来说,这对于像有一些公司,甚至像英特尔,已经不再在半导体领域有优势了。换句话说不再像过去有如此强势地位,目前我们需要逐渐跨过这个想法,需要面临或者接受未来一些挑战,而且要完成一些我们目前所需要完成的一些目标。

任正非:中国毕竟是一个后发国家,是改革开放三十多年来有一定进步。但美国可是一百多年来,到两百年的进步。美国创新土壤,各个方面都比较好。假设美国是上游,但是上游的水总要到下游来。如果上游的水不流到下游来,下游就干枯了,我们中国发展也会困难。

如果上游没有下游,它也会枯竭。因为下游的市场对它的作用也是很大的,它也会缓慢。科技脱钩,这不符合历史发展规律。

人类社会不是丛林法则。因为人类法则总的是要合作共赢的。因为多种力量是制衡的,又是市场经济,为什么要走市场经济不走计划经济,就是市场经济制衡来,制衡去,制衡重复建设就有浪费。但这个制衡是让它有序在发展,所以不可能完全是丛林法则。谁家是狮子把兔子先吃光了,如果几万只兔子咬一只狮子呢,他吃满肚子吃不动了,兔子可能就薅它的毛,我认为就不是丛林法则。

我们社会上还有法律,还有制度,宗教,道德的约束。这些约束都使得我们这个社会不走向丛林法则。社会还有反垄断法,一旦一个狮子壮大到一定程度就不允许你壮大了,可以两个狮子,互相竞争,保持社会平衡发展。华为公司不会在有一些领域里面偶然有一点点领先得意忘形,不会的,我们跟社会开放共享的。我们认为这一点来说,世界实行科技脱钩的方法,两家都是受害,不会哪一家是赢家。

6、华为如何自我“减压”?

任正非:未来可能不会说是把一个公司进行剥离或者把海底电缆业务卖掉,这也不是我们最近做的决策,我们很早之前就想把这个业务卖掉。我们的公司资产方面也进行处理,我们这个业务做得很成功。并不是说我们受到一些限制,我们的业务变差就要卖,我觉得这不是我们的核心领域而已。

也许我们会把业务变得小一点,其实我们人员也可以把非核心领域分配到核心领域里,公司并不会有很多的裁员,因为我们的业务重新巩固和重新定位也一直在进行。

举一个例子,在之前我们重新架构了一个软件的业务,有两万多名员工,而且业务是达到了一百多亿美金。当时我也觉得关闭这个业务,可能会导致我们员工情绪不稳,所以我也跟HR谈了,在真正重构之前提他们的薪水,但是这些人进入其他一些增长业务之中,比如消费品业务或者是云业务之中,有新的职位。后来我检查了一下这些人的状况,发现其实这些人都没有等就已经开始做新业务,他们等进入新部门找到新的机会,这是一种精神。上万名员工重新转部门,其实也没有产生很大不良影响。目前很多业务之中我们也在进行结构转变。

7、不会由于短期挫折而放弃我们的事业

任正非:我认为我们永远都会愿意跟高等学府还有和科学家合作。我们也遵循美国拜杜法案,与大学合作时是遵循这个法案,不是一定要跟他们结成合作伙伴,甚至支持他们时我们都不要求把我们的名字写在论文上。一些学府现在不跟我们合作没有问题,因为有那么多学府都愿意跟我们合作。

我们要搭建可信网络,我们是下决心,这是过去商业计划当中做出决心,我们将五年内投一千亿美金,对网络这一个架构进行重构。从而使它变得更简单。更快捷,更安全,更可信。至少要达到欧洲的GDPR标准。现在虽然说我们的财务受到一点打击,我们想我们这一个科研的投入不会减少。基本上也接近这个数字,完成对我们自己的改造给人类贡献。因为你想一想,在非洲极端贫穷的地方,在疟疾,埃波拉,艾滋病流行地方,荒原上都是华为人在奋斗,我们能够赚什么钱?赚不了多少钱,我们还是为了人类理想在奋斗的。所以因此我们认为我们在理论发明上没有做出贡献,给人类服务商我们应该多做一点贡献,来弥补我们在理论上还没有发明。

而5G,其实现在也是一个非常大的热点,有的人觉得就像是5G像原子弹一样,5G其实本来从一个十年前的土耳其教授指命上出来的。这个论文其实都不是MIT教授,是一个土耳其教授写的。当然他是一个MIT教授的学生,但世界上那么多学府,总有人愿意跟我们合作,而且那么多有才华,杰出的人都可以跟他们合作。所以我们不会去放弃我们的事业,不会由于一些短期挫折而放弃。

8、不会用知识产权作为武器

任正非:起初我们经常有一个口号,就是尽管我们小,但是我们在企业上的行进是有道德,是有底线的。尽管可能有一些我们和美国之间的知识产权纠纷,还需要将这些纠纷以公堂的方式解决,他们说华为偷窃或者盗知识产权不正确。

至于会不会我们用知识产权作为武器?我的回答是不会。知识产权是我们辛勤的工作,但是我们相信我们可以让知识产权通过交叉授权方式,让其能够发挥更大作用。现在每年有很多企业正在向我们支付知识产权费,我们也和他们签署保密协议,但是我们绝对不会用IPR,就知识产权作为一种武器伤害人类。

在过去几年当中,我们也从来没有说从其他的公司当中,向他们起诉,问他们讨知识产权费,也没有因此产生任何诉讼。我们当然如果这些公司使用我们的这一个知识产权,当然想向他们收费,但我们不会像高通那样这么激进起诉别人。

9、华为手机会下降40%

任正非:刚刚记者所提的问题,华为手机会在未来降低40%吗?我想回答是的。但是中国市场手机增长量非常快,这是我想跟您澄清的一点。

我认为开放式合作姿态是华为永远不会改变的。是不是可能我们需要跟其他企业进行联盟和合作,这一点我从来没有想过,我觉得我们只有一个道路,就是我们要致力于我们现在的这一条所走的路。尽管我们可能目前遇到一些挫折,但是我们会不遗余力进行往前走。尽可能的要吸引全球一些人才,我们目前的员工有来自于全球170个国家,我们有超过32万,甚至已经达到40万的本土的员工,他们都位于全球各个国家,我们没有办法把各个国家都跟您讲。但是想讲的是,我们不得不讲全球还是有非常大的人才库,能够让我们进行挖掘的。

乔治·吉尔德:我想说的是物联网概念,其实更关键是我们需要创造的是互联网的一个事实,互联网信任。互联网怎么能够将以信任方式,通过新的技术,包括像加密技术,像区块链这些技术,能够提升互联网的信任。应该说有一代又一代的科技技术正在不断的牵头,我想这些新的技术,一定会解决未来所出现的一些挑战。华为一定会在其中,尤其在互联网信任当中,起到自己关键作用。同时我们也能够以此将华为,能够在未来将他们的产品继续在美国进行销售。

10、和任正非学到了什么?

乔治·吉尔德:华为应该说已经象征着未来科技的代名词,希望美国和其他的国家,都能够积极响应华为本次活动和畅想,我们也是希望让全球各个科技界的人士,如果不响应这一种情况,我们会把全球科技行业朝着一个非常不幸的方向走。我们不能够去以非常模糊的这一种客观的反对,或者说形态反对作为一种主导。

尼古拉斯·尼葛洛庞蒂:我想总结的是,经历了这样一些考验,其实我不会把问题再去关注安全,关注后门……这些问题都可以撇开,现在应该更多把问题关注在目前华为所发布的成百上千的论文和你们所发布的一些技术。其实我也在晚宴的时候说华为是一个伟大企业,我觉得很多时候世界需要知道华为到底科技领域需要知道多少,媒体界也需要知道华为到底做什么,也需要媒体界同事都了解华为到底做了什么工作。

任正非:我觉得这个世界就是合作共赢。

尼古拉斯·尼葛洛庞蒂:他是我的学生,他今天拿了一个A+最高分。

你所在的频道资讯财经